百般恶事做尽罪大恶极投入此殿迷魂:黄泉路迷魂殿

  • 民俗流程
  • 2019-04-10
  • 人已阅读
简介活人切记,到了阴曹地府,万不可多管闲事、东张西望、与人搭讪、胡乱吃喝,不然仙体受损,难以还阳。这凉亭正是迷魂殿,冒出的泉水是迷魂水,亡魂到达此疲惫不堪,必须要饮水,而一喝这迷魂水,才能嘴吐真言,如实禀报在阳间所犯的种种罪行,等候十殿阎王的审问。
黄泉路迷魂殿:过了野鬼村,前方有一凉亭,亭内有一口深井,正冒出滚滚泉水,这是阴间的第七站,迷魂殿,过了这里就到了阴曹地府酆都城。活人切记,到了阴曹地府,万不可多管闲事、东张西望、与人搭讪、胡乱吃喝,不然仙体受损,难以还阳。这凉亭正是迷魂殿,冒出的泉水是迷魂水,亡魂到达此疲惫不堪,必须要饮水,而一喝这迷魂水,才能嘴吐真言,如实禀报在阳间所犯的种种罪行,等候十殿阎王的审问。喝了迷魂水就是鬼,即使大罗神仙来救你,也难以还魂归阳了,只有安安心心的成为鬼魂,等候发落。我看到,过往此地的灵魂,怨气早已减半,一个个井然有序的排队饮水,前往酆都城。经过一路yīn风行云,终于看到前方出现了一栋古老的凉亭,凉亭门口还坐有一童子,一脸天真的面孔,看她一脸天真无邪的样子,可是我知道这童子应该是一名守门童子,如果谁认为他好惹的话,那准吃大亏不可。

 

凉亭真的非常大,就算是有上千鬼魂聚集也绰绰有余。只是此时凉亭除了那守门童子外空空如也,连一鬼影也不曾见着。

凉亭由四根巨大的石柱支撑,四根大石柱之间密密立着手臂大小的细石柱,组成了一个石笼子般的奇怪亭子,当先两根大石柱之上书有一对联。

上联:百般恶事做尽罪大恶极投入此殿迷魂

下联:千条业障还清洗清恶果来生仍旧为人

横批:圣水迷魂

想来这应该就是那**殿了吧!只是之前我还以为**殿会是一座城池或是宫殿之类的,没想到会是一个凉亭。

既然到了,于是我便迈步走进凉亭,经过守门童子身边时,那童子也没有如何,还是那般的天真样子。当我就快要进去时,我的眼角余光却看到他嘴角好似泛着一丝yīn冷笑意。可是当我回头再次看去,却还是那般的天真无邪。

“我*,凉亭中原来这么多鬼魂啊!”

我走进凉亭就吓了一跳,刚才从外面看这凉亭里根本就是空荡荡,可是一进来才发现凉亭里面满是鬼魂。

有拖着身子在地上爬行的,有离地在空中飘荡的,有打架的,有哭泣的,有发呆闷头行走的。。。

幸亏我经历过幽冥背yīn山那种场面,经过一时的惊吓后,我就平静了下来。最起码这些鬼魂没有过来对我不利,于是我放下心来打量起这凉亭中的情形。

亭台正中有一口大井分外显眼,井口正冒出滚滚泉水,雾气迷漫,好似那井水就是天上才有的仙泉。井边还坐有一老婆婆,老婆婆此时正拿着勺子将泉水递给一个鬼魂饮用。

不知为何自我进入凉亭后,我就开始觉得口干舌燥,饥渴难耐,而且身体也感到疲惫不堪,现在看到这仙泉,饥渴的感觉更加难耐。

接着我便慢慢的、一步步的往那井口走去,心里只想着好渴,好渴,前面就有水了。

就这样我鬼使神差的走到了那个井边,坐在井口边上的老婆婆看到我来了,就对我“呵呵呵”的笑了笑,接着她便用勺子在井里勺了一勺泉水向我递了过来。

走进了才发现,这老婆婆长得慈眉善目,一头银发,穿着麻sè粗袍,一脸慈祥的样子,看着她,就能让我想起我小时候的nǎinǎi。

我双眼饥渴的看着那清凉的泉水,渴yù更加难耐,正当我要双手接向老婆婆递来的勺子时,我突然发现那勺子居然是用骷髅头做的,白白的头骨,分外吓人。

一个激灵把我激醒,我心中突然想起之前庙老说的话,“**殿中冒出的水叫**水,喝了**水就会变成真正的鬼,魂魄就再也不能够还阳了,只能安安心心的成为鬼魂,等待发落,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

这下把我吓得不轻,心中想着真是太险了,险些就被这坏婆子给迷住了心窍喝了这**水。

清醒了过来,我就想起这**殿的用意了,因为鬼魂到了这里时,就会疲惫不堪,饥渴难耐,而喝了这**水,才能嘴吐真言,如实禀报在阳间所犯的种种罪行,等候十殿阎王的审问。

“年轻人,口渴就喝了一勺清水吧,喝了就舒服了。”

老婆婆看到我一直没有去接她的水勺,于是一脸笑意的说道。只是现在我看到她那笑意,是那么的jiān诈yīn险。

我现在什么都清楚了,哪还会听她这鬼话。于是怒骂她:“你这鬼话留着骗鬼去吧,我是人,还不是鬼。”

“年轻人,你不喝了这**水就永远也别想出这**殿!”

那老婆婆冷喝道,不,现在应当说是鬼婆婆了,此时她听到我这般骂来,就知道我识破了她的jiān计,于是便恢复了她那本来面目。

鬼婆婆之前的慈眉善目早已消失,一头浓密的银丝变得稀稀拉拉的贴在腐烂的头皮之上,脸皮干枯如草纸,干瞥的脸庞上两颗眼珠分外突出,正用这双眼睛怒视着我。。。

我看到这先前还是无比慈祥的老婆婆,转眼间就变成了这样一副恐怖的面貌,心中着实吓得不轻。对于这种鬼差,我拿她也没办法,只得冷喝一声,转身离开。

“你是出不去的。。。嘻嘻。。。”

身后传来那鬼婆婆一阵yīn笑。。。

我没有去理她,这地方可是她的地盘,万一把她给惹毛了,还不知会把我给怎么样呢。

我快速走出亭台,来到了凉亭边缘。

“去死吧,你竟敢不从老子!”

“呜。。。”

突然一个女孩踢飞到我面前,接着一个凶神恶的厉鬼紧随落地,然后一脚脚大力得往那女子身上踢去,凶残至极,怒骂声,悲痛声,交织一起惨不忍睹。

“救。。。。救我!”

女孩抬头忍着疼痛望着我,那眼神中满是恳求。

我本不想多管闲事,要知道阳人到了yīn曹地府,可万不能多管闲事、东张西望、与人搭讪、胡乱吃喝,不然魂体就会受损,难以还阳。

可是看到这女孩那般惨状,那双楚楚可怜的求救眼神,我实在无法忍心无视下去。

我仗着自身有些本事,上前对着那名凶恶厉鬼喝道:“你这恶障,给我住手!”

只见那个厉鬼听到我的冷喝声后,停止了踢打,慢慢的抬起了头颅向我看来,接着却笑了起来,然后用恶狠狠的声音骂来:“我以为是谁呢,原来还是一个魂魄体。哈哈。。。等老子我将这贱人打死,就会把你给吃了的,哈。。。”

恶鬼这么一喊,突然“唰”的一声,旁边所有的鬼魂都往我这边看了过来,接着就快速的往我这边围了过来。

“我*,这回又惹祸了!”

看到这架势,我心里就悔得肠子都青了。

这恶鬼接着开始猛踢地上的女孩,一边还骂着:“我让你不从,让你不从,既然你不从老子,那么老子就将你打的魂飞魄散。”

“你这恶障,爷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的魂魄你能吃得下不?”

没办法,祸已经闯了,现在只得快刀斩乱麻,先斩下一个,看看能否镇住其它鬼魂了。于是我怒骂一声,然后左脚点地,身子往那恶鬼上空弹去,接着右脚猛力向恶鬼头上shè去一脚。同时,嘴中念咒:拜请飞剑神,与我神方,此指乃为剑。。。

“嘭。。。”

“呜。。。”

我刚一落地,就听到那被我一脚shè飞起来的恶鬼,砸到十几步外地上的砸地声,随后恶鬼又开始怒吼起来,想来他一定想不到我一个魂魄体还敢打他,而且还能踢飞他吧,所以他怒了。。。

可是怒也没用,吼也没用,我咒语一念完,我便重新向他冲了过去。

我冲到他面前时,他刚从地上爬起,正想发怒,我不给他发怒的机会,直接一个神剑指往他心口插去。。。

“嘭。。。”

神剑指一线金光直接穿透这恶鬼的胸脯,恶鬼便连悲呜声都没来及发出就带着冒着青烟的身体飞了出去。。。

看到我两三个呼息间就把这恶鬼给挂了,那些正围拢过来的鬼魂惊住了,地上那名女孩也惊恐的看着我。。。

“我乃yīn神,还有孽障前来送死否?”

我大吼一声,怒目环视一周。。。

只见那些正围绕上来的鬼魂一个激灵,接着全部飘飞起来退了回去,想来他们也都知道自己打不到我吧。

看到已经镇退了他们,于是我也松了口气,如果他们真的一起围攻上来,我还真是麻烦大了。

麻烦解决了,我便收回目光,那女孩还趴在地上,眼神中充满着感激与激动。

“好了,没事了,快起来吧?”

说完,我便伸手想要将她扶起。可是这女孩却不肯起来,反而跪在了我面前。

晕倒,怎么又是一个对我下跪的人啊!我真是头痛万分啊,我真怀疑我这次下来yīn司,是不是就是被他们给跪拜下来的。

“恩人,我。。。我还有一事想求恩人帮忙。”

女孩跪在地上,抬头楚楚可怜的对我求道。

“就算有事,也起来再说吧!”于是我强行将她扶起。

之前情况紧急没有仔细看,现在这女孩亭亭玉立的站在我面前,我才发现这女孩长得实在是太美了、太标致了。

此女大约二十岁的妙龄年纪,身穿纱质白裙,一对眉目生得如那翠柳;特别是她那一对眼睛份外迷人,仔细看去,这双迷人的眼睛分明就是蓝sè的;她的腰如束素,身姿好个曼妙;真是增一分则太长,减一分则太短,着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而且,此时的她正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真是能令天下男人为之怜惜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