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龙山公墓殡葬回忆:李大钊烈士丧事纪实

  • 治丧礼仪
  • 2020-02-20
  • 人已阅读
简介50多年后,1983年建立李大钊烈士陵园,在移灵中,发现李大钊棺材完好坚固如初。5月1日上午八时,李大钊的远族李采言、李凌斗两人带着李星华、李艳华前往长椿寺,呈明李夫人病中不能前往的原因具名领出棺柩。不一会儿,德昌桅厂一行二十八人,在少东家的带领下,用十六人杠将一具崭新的棺材抬到长椿寺。新棺材一到后即行改殓。打开薄皮棺材,还可以看到李大钊身穿灰布长袍,头脸肿大。

1927年4月28日,下午1时许,一个悲壮的日子,一个晦暗的时刻。北京西交民巷京师看守所,一群奉系士兵荷枪实弹,士兵身后是高高的绞刑架,绞索在四月的风中摇曳对面走过来一群囚徒,看得出来,他们曾备受酷刑,但那些刚毅的身躯和昂扬的头颅在那绞刑架前依然从容不迫他们就这样献出年轻而光荣的生命。

这其中有中国第一个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李大钊。他第一个走上绞刑架,而且,据报载,他“神色未变”。李大钊连同和他一齐牺牲的20位同志,由当局从西单同顺木厂购得价值极廉的薄棺装殓,并停灵于下斜街长椿寺。当时,李夫人同女儿星华、艳华从警厅出来后,方得知丈夫已经遇难,她数度昏厥,病卧在床,家里全部的资产仅有十块大洋。但是,不论是敌人还是朋友、同志、乡党,都对大钊为主义、为信仰勇敢牺牲的精神和宽厚待人的儒者之风无不表示钦敬。

4月29日清晨,梁漱溟先生匆匆从西郊赶到大钊家中,劝慰哀泣不起的李夫人,留下十元钱之后,即赶往长椿寺,寺门外的警察对梁先生说:“你们亲友来到,有了交待,我就走了。”梁点头应承。他见棺材菲薄不堪,当即在寺内给章士钊夫人吴弱男女士打电话,因为大钊生前曾作过章家儿女的家庭教师,且与章士钊有过多年的友谊。多年以后梁先生在他的回忆中说:“待弱男夫人来到时,各方面人亦陆续而来,便共议改行装殓之事,直至商妥为止。”

这天下午,前门外三里河大街路南德昌桅厂突然来了两个人,桅厂的少东家伊少山认识其中的一个,东晓市庆寿木厂经理李荣久,另一个人,据李荣九介绍,是宣外三庙慈型铁工厂经理李凌斗,他们来德昌桅厂是想买一具棺材。一阵寒暄之后,少东家便陪他们挑选棺材,最后选了一口坚固实惠的柏木“四、五、六(即棺材底五寸、两梆各五寸,盖六寸),应售价二百五十元,来人说没有这么多钱,因为是熟人,伊说只收一百四十元并答应再给油漆。棺材选好后,伊少山即派人用二十多斤松香,几斤桐油,熬在一起,工人仔细地将棺材刷了里,再买十几斤黑生大漆,把石子打成小碎块,搅拌在大漆中,先用红土子把棺材涂一遍,风干后,用砂纸把棺材擦光,然后上漆,前后共上了五道漆,刷完漆的棺材不仅黑中透亮,而且防潮、防腐。

50多年后,1983年建立李大钊烈士陵园,在移灵中,发现李大钊棺材完好坚固如初。5月1日上午八时,李大钊的远族李采言、李凌斗两人带着李星华、李艳华前往长椿寺,呈明李夫人病中不能前往的原因具名领出棺柩。不一会儿,德昌桅厂一行二十八人,在少东家的带领下,用十六人杠将一具崭新的棺材抬到长椿寺。新棺材一到后即行改殓。打开薄皮棺材,还可以看到李大钊身穿灰布长袍,头脸肿大。

参加这次改殓的还有万廉夫(曾用名那万禄,卒于1983年)。他回忆说:“李大钊本来身躯伟大,由于绞刑,更显得满身洁白,肌肉丰满,所以寿衣好不容易才给穿上。”伊少山回忆说:“等李大钊的亲属给他换上新衣服后,我就亲自指挥工人给改换了装殓”。

改殓完后将灵柩移到离长椿寺不远的浙寺停灵。约在十一时结束。大钊亲友有将灵柩移到西山寺院内暂盾和运回原籍安葬的打算。但可能是财力有限的缘故,灵柩在浙寺一搁就是六年。赵纫兰携子女回李大钊老家。

1933年4月初,赵纫兰携子女重来北平,想料理大钊后事。中共地下党得知此事,即派人与赵纫兰商量如何办理丧事。在地下党的领导下,由河北省反帝同盟、中国文化总同盟北方同盟等发起,通过北京大学师生和大钊生前好友组织募捐,准备公葬。第一期捐款三百余元,第二期捐款二百七十余元,捐款的有蒋梦麟、鲁迅、李四光、周作人、汪兆铭、钱玄同、胡适、戴季陶等百余名。中共地下党决定在举行葬礼时搞一次示威游行。4月23日,天气晴朗。

浙寺里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寺里搭着灵棚,灵堂设在昆卢殿,供着李大钊遗像,有挽幛数十幅,花圈十几个,送花圈、挽幛的有北平文化总联盟、革命互济会、文学杂志社、妇女抗日救国联合会、北平社会科学作家联盟,有日本人山田太郎送一布幛,上写日文诔文,还有朝鲜人送的朝文挽幛。参加公祭的有易培基、李书华、马裕藻、周作人、黄少谷等,团体方面有北大公祭李大钊先生同学会和文艺前线社等。李大钊子女4人均环列祭堂侧,向行礼者答礼,李夫人则因悲痛过度,不能起床,卧于灵堂之侧。所有仪式均按北平旧俗进行。

因为有中共地下党组织安排,示威游行各项事宜已准备停当。宣布起灵前,散在寺外的送殡者得到通知,即进寺内集合,组成四路纵队。九点半正式起灵,参加送葬的有各界人士约七百余人。起灵时,全体肃立,唱国际歌,高昂、悲壮的歌声在寺庙里回荡,伴着这歌声,送殡队伍缓缓移出浙寺。殡仪最前列为旗伞等执事,次为影亭,供李大钊遗像,次为吹着笙管笛箫的和尚、道士和乐队,然后是烈士灵柩,身穿孝服的烈士子女执幡,走在灵柩前,抬灵杠夫用普通的三十二人杠,灵柩后是几辆马车,坐着烈士亲属。

最后是送葬队伍,送葬者均胸佩白花,举着三十余幅挽联。最前一联横联为“李大钊先烈精神不死”,左右联为“为革命而奋斗、为革命而牺牲,死固无恨;在压迫下生活、在压迫下呻吟,生者何堪。”落款为“北平青年恭送李大钊安葬”;妇女抗日救国会联为:“南陈已囚,空教前贤笑后死;北李如在,那用我辈哭先烈?”“南陈”指陈独秀,此时正在国民党监狱)清华大学史学教授张崧年(即张申府)送的布幛仅在上款书“守常先生不死”,落款“张崧年”,而幛中无字。

送殡队伍从浙寺出发,途经下斜街、菜市口,过宣武门,奔西直门。报载:“沿路观者塞途,车辆拥挤,不能通行。”进步学生和地下党向大路两旁散发传单,传单上有的印着烈士革命事迹,有的影印了列宁的肖像,烈士家属把刻印有“共产党万岁!”的圆形纸钱撒向天空。在向宣武门行进时,有人通知:“为争取合法化,暂不要喊‘打倒国民党’的口号。”

进入宣武门后,送殡队伍人数越来越多,有工人、学生、士兵,声势浩大。到西单牌楼时,有西城学校的学生路祭,队伍停止前进,路祭代表摆上供桌和祭品,一个身穿黄卡叽制服的代表站在板凳上宣读祭文然后全体行三鞠躬礼,有人发表演说,唱国际歌。停留约半小时后,送殡队伍继续前进。到达酉四牌楼时,有李大钊生前友好和乐亭同乡路祭,平大、法商学院等学校数百人也拦路祭奠,此时,有人散发传单,高呼口号,宣读祭文。

突然,有几辆满载军警的大卡车驶来,军警们直扑送殡队伍和路祭人群,宜读祭文的人首先被打倒,和尚、道士和杠夫被冲散,送殡人群大喊:“不要动摇!”“送殡无罪!”也有人喊:“打倒国民党!”“踏着先烈的血迹前进!”“为先烈复仇!”等等。接着送殡和路祭队伍与警察发生冲突,口号声和搏斗声响成一遍,结果有二十名学生被捕。送殡队伍只剩下烈士家属和部分友好,杠夫们重新抬起遍地白花中的棺材,和尚道士们也集合起来,继续前进。出西直门后,仍有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师生路祭。直到下午,棺材才到达西郊万安公墓

在万安公墓正准备下葬时,一辆带围幕的骡车匆匆驶来,骡车停在墓地,赶车人拉开布帘,抬下一块石碑,碑的正面刻着“中华革命领袖李大钊同志之墓”,碑的背面是碑文。这是中共河北省委领导下的革命互济会经办、雇佣骡车送来的,因迫于白色恐怖,这块碑连同烈士灵柩一起葬入地下。五十年后,在建立李大钊烈士陵园时,这块碑终于重见天日,成为陵园最重要的革命文物。

Top